郁廷甫纪念馆
郁廷甫纪念馆
姓名:郁廷甫
生辰:1904
民族:汉族
忌日:1979.6
籍贯:江苏海门
国家:中国
职业:商人
    祖父郁廷甫,1904年生,病瘁于1979年6月,享年七十五岁。祖父兄弟三人,二叔祖父郁廷升,三叔祖父郁廷文。祖父为长子,虽读书不多,但聪明好学,孝顺父母,并为母亲分担家务,照顾两个弟弟。祖父十六岁时,经人介绍去凤凰桥董家花木行学徒。由于祖父勤学苦练,学得一手看花品木之绝技,还学得一手数铜板拨算盘珠之高超本领,听我父亲说,他曾目睹过祖父数铜板拨算盘珠无有声音,且准确无误之技能,所以解放后1951年初供销社招收职工时,我祖父征得主考官王献兵的同意,以珠算代替笔算,既快又准,交卷在首,当即就被录取,分配在凤凰桥收花部工作。
     祖父从董家学成后回家,自己也做些收制和出售棉花的生意,还兼营米店,能赚些钱,于是在分家时,他照顾两个弟弟,把祖传的两埭房子分给两个弟弟,他自己在土地堂镇中自造了一埭七路瓦房三间和后屋两间。
     1941年新四军东进后,中共领导的革命活动在我家乡开展了起来,我祖父那时即参加了革命,担任乐群乡财助,为共产党办了许多有益的事。后因环境紧张,于1942年去沪谋生,受他的表弟梁森资托,去芜湖创办中国饭店,他任经理,1945年8月抗战胜利,他才离皖回沪,食居均在当时沪剧名伶丁是娥家,丁是娥当时是梁森之妻。
     1946年内战全面暴发,我祖父到上海避难,直至上海解放后才回乡,于1951年初参加了供销社工作,退休后长期被单位留用,直到1976年才算正式退休,1979年6月因病逝世。
     我祖父在上海解放后,曾给陈毅市长写过一信,细说了自己在新四军东进后参加革命,担任过我方乡财助的经历,要求继续参加革命工作,为党和人民效力,三个月后,陈毅市长有一复信,而我的祖父已经回乡,未能及时收到陈毅市长的信,据同乡人李俊之说,他在几个月后到我祖父的住地去过一次,在房东家看到此信,但又未能及时转到乡下来,时间长了,信也丢失了。据李俊之说,信的意思是要我祖父到上海民政局报到,可惜因过早返乡,失去了良机,不然的话,我祖父当时可在上海工作,那么,我父亲一辈的人也可能会有别的境况。这件事已成历史,我们知道了感到异常欣慰。
     我的祖父在青年时期就非常重视结交知书达理的有识之友。在芜湖时,挚友李凌云先生虽是原东吴大学毕业生,同时取得法科和商科两张毕业文凭,但当时是抗战期间,时局紧张,无有工作,到芜湖投靠我的祖父,在中国饭店挂了一职,每月给些薪奉。其实我祖父在芜湖时,对家乡人特别关顾,他先后带去大叔祖父郁廷茂和二叔祖父郁廷升,还有街坊兄弟丁文忠、郁宝生、郁宝林、姚云山,镇北的陈相文、张老二等人。
     我祖父平日爱做善事,善于爱护和培养年轻职工,如教会一些同志品花技能,教会一些同志拨打算盘,还常给同事职工讲些革命故事和道德哲理。在凤凰桥、土地堂、木桩港、富安镇、大洪镇、新河镇等处工作时,他能在保证政策落实、国家有益的基础上,尽量照顾到棉农利益,和群众的关系搞得很好,这几处的职工和附近群众都尊称他郁先生,敬重异常。
     另有一事值得一提,就是我郁户族宗有一与我祖父同辈的人,名叫郁廷光,早在大革命时期即参加张爱萍、刘瑞龙领导的地下党组织,是我家乡最早的一名中共党员,被反革命地主武装民团杀害,牺牲时年尽26岁。郁廷光与陆氏女结婚后生下一女,名叫郁雅芬,郁雅芬毕业于某医学院,在南京市八一医院担任护士长,在文革中造反派诬说她是土匪的女儿,连连批斗,后来有人来我家乡调查,我祖父是知情人,为郁雅芬作了如下证明:“郁雅芬是烈士之女,无可置疑,她的父亲是大革命时代就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张爱萍、刘瑞龙同志领导下工作,是为革命事业而牺牲的好同志,至于‘土匪’之骂名乃是国民党反动派对他的侮辱,我们共产党人是绝对不可将‘土匪’之名强加在郁廷光的头上,更不能再打击革命烈士的后代——郁雅芬同志”。有了我祖父的这一义正词严的史实证明材料,郁雅芬同志及时得到了解放,恢复了工作,郁雅芬同志现已退休,定居南京。这一事实说明,我祖父既是早年倾向中共的好同志,又是乐于做善事的真君子。
    

收藏 创建:2009-01-18 访问:
维护人:yushijiapu 郁氏宗祠[功德][管理]
墓地:江苏省海门市树勋镇土地堂